爱吃冷cp的啾?

【爱啾樱花的AD钙奶】啾啾,梦想成为高产高质量的人!all橙偏爱黄沐一点点。爱橙护橙。

一个黄沐小片段

七夕快乐

“苏妹子七夕快乐,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你。所以秋葵你吃了吧?"黄少天看着桌子上的秋葵,苦了脸。
“黄少天!你不许挑食!"苏沐橙系着围裙端出菜,看见他把秋葵挪得远远的,有点气。
“别生气别生气我吃还不行吗?"黄少天夹起秋葵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苏沐橙看见黄少天这副模样,和柯基重叠起来,忍不住笑了。
黄少天眼睛一亮,直接吻住苏沐橙,把秋葵渡到苏沐橙口中。
“怎么样我都说了这东西超级难吃的吧?!"黄少天扬了眉,一副你看我没说错吧媳妇儿夸我的样子。
“…"苏沐橙很无奈。

还有一个乐橙一个叶橙。哎

我发现,这俩人会画画会写文还写的超级好。
我这人写文贼差。
只能给他们唱唱歌咯 @Ade  @桜

致我最喜欢的你

点文的妹子很抱歉我写不出修罗场,话说你们在哪啊qaq

  ● 极度ooc
  ● 和题目没有关系!
  ● 请不要殴打作者!
  ● 感谢你愿意看
  ● 很多私设,最后还是我的私心

那是第一届荣耀世邀赛的后五年的聚会。

“话说苏妹子怎么还没到啊,这么重要的节日,平常不应该早到了吗?”黄少天一边玩着手机一边问坐在旁边的喻文州。
“大概有事情耽误了吧。叶队,你说是吧。”喻文州答,抬头问叶修,却发现对面的方锐接着电话,脸惨白。
“怎么了?”
“你再说一遍。”方锐拿着手机的手在颤抖。
周围的人听见方锐的话连忙凑过去听,却是这样的一句话。

“沐沐死了。”

所有人都懵了,那个昨天还在群里和大伙聊天的人,突然就没了。

“不可能吧,苏妹子…怎么可能。”黄少天开口。
方锐把手机放在桌子上,标的很清楚,是唐柔打来的。
没有人说话了。
叶修拿出打火机手抖了一会,好一会点起了一根烟,他抽得很快,眼眶却有些红。
喻文州站在窗边,外面开始下雨了,是淅淅沥沥的,心脏那边传来的是很轻的声音,就这样回荡着,那雨下撑着伞的女孩子,并不是她。
他想起那时候,那个和他一起撑伞的女孩子。
“文州,你没带伞吗?”苏沐橙撑着一把橙花伞,看见躲在屋檐下的喻文州连忙招手。
“嗯,整理了一下资料,就让他们先走了,谁知道这雨还没停。”
“诶,反正蓝雨离好像没多远吧。不如我们一起吧。”
“好。”
“不过我先要去买点那边的小吃,你是在这里等我还是和我一起。”
“和你一起,正好我也想吃那里的东西了。”
“文州大大,你看你这么高…”苏沐橙弯了眉眼,眼中是狡黠。
“当然。”喻文州接过伞,也笑了起来。
喻文州轻轻抚上心脏的位置,觉得有些疼。

“走吧,去殡仪馆。”叶修抽完那口烟,拿起外套向外走。

殡仪馆
叶修他们到的时候,陈果和唐柔正在门口等他们,两人眼睛已经红的不像话。
楚云秀穿着高跟鞋,跑得很快。
她看见躺在里面的苏沐橙,本来死死压住的情绪,一瞬间倾斜出来,她跪坐在了地上。
“沐橙…沐橙…”
那个女孩子一副乖巧的样子,沉沉的睡着,就像那时候一样。
“你叫楚云秀吧,我认识你,我叫苏沐橙,嘉世训练营的。”
那个女孩子笑容明朗,温暖了寒冬。
“你好。”楚云秀偏过头,也朝她笑。
“能不能和我打一局荣耀?太无聊啦,等叶秋和你们队打完都不知道多久了。”苏沐橙指着对面的网吧。
“好。”楚云秀点头,苏沐橙利落拉着她就过了马路,她甚至怀疑这个小姑娘是不是人贩子啊…
一盘荣耀打完。
“很厉害。我还差了不少呢。”苏沐橙笑。
“你也很厉害的。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楚云秀关了游戏,伸出手。
“不打不相识,难得联盟里面有女孩子的,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楚云秀。”
“那我以后叫你秀秀好啦。”苏沐橙牵过她的手,那人很温暖,不像现在,冷冰冰地躺在里面。

叶修抽着烟,没有开口,但是谁都知道他难过。那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小姑娘,躺在那冰冷的地方,她又是个怕冷的人。
他想起了她说的话。
“喏,给你的绿茶。”
“叶修,你能不能少抽一点烟啊。”
“小鸡炖蘑菇的!”
“你又鄙视云秀的品味了。”
叶修把烟掐了,口中只剩下一大股苦味,弥漫着整个人。

“苏沐橙…”孙翔不知所措,看着周围的人和那躺在中央的人,只觉得更难受,所以他跑到外面透了口气。
“这个苏沐橙,前几天还说等去了s市让我陪她玩呢…不守信用。”
他揉了揉眼眶,想要把眼泪逼回去。
苏沐橙还不知道,他喜欢她啊…
从世邀赛开始,就喜欢上了。
他喜欢看她打荣耀的样子,那眼里好像有星辰,就这样映在了心里。
那时候和美国打,个人赛失利,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他的原因。是她从酒店找到他给他安慰和他一起讨论这次的不足,那时候已经是深夜。
“二翔。”苏沐橙敲了坐在床上的他,眼神带着信任和鼓励。
“之前不是很想承认,但是,你的确做到了。那时候你说的,要让斗神的名号响彻整个荣耀大陆。所以,继续加油吧。我回房间了。”苏沐橙走出门,孙翔送她到了她房门口。
“晚安,新斗神。”她眨了眨眼,就进了房里,孙翔却感觉自己的心跳动的很快。
“我还没告诉你呢…”孙翔倚在墙边,低下了头。

周泽楷站在里面,闭上了眼睛,张开眼却是一片模糊。
想起那次他请苏沐橙陪他去吃h市的小吃。
“小周小周,你太不经逗了。”苏沐橙笑着,拿着两串烤肉,递给他一串。
“这个阿婆做的很好吃的,要不要试试?”
周泽楷点点头。
苏沐橙带着他走进一个小巷子里的店,带着古朴的气味。
“囡囡,这是你男朋友?”
周泽楷听见这句话,脸色微红。
“不是啦阿婆,今天还有青团和豆花嘛?”苏沐橙看见他又红了脸,扑哧一笑。
“你运气好,青团倒是有,但是豆花只剩一碗了。”阿婆从屋里端出,多拿了个碗。
“小周你吃豆花。我吃青团就可以了。”苏沐橙笑着把豆花放在他面前。
“一起…”周泽楷挖了一半到另一个碗。放到苏沐橙面前,有点不好意思。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可好吃了阿婆做的。”她弯了眉眼,朝他笑,他觉得这豆花可称得上绝世美味了。
美人配美食,称得上人生大乐事一件。
只是以后,却没人相伴了。
也没人知道,周泽楷有多喜欢苏沐橙了。
周泽楷看着那远处的人儿,视线模糊。

“md。”张佳乐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他还什么都没说呢。
苏沐橙和张佳乐是第二赛季认识的,张佳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喜欢上她。
只是突然想起世邀赛的时候,他们一起训练。
“乐乐你这打法很伤眼睛,别揉眼睛了。来滴点眼药水。”苏沐橙叫住准备出去看风景缓解疲劳的张佳乐。
张佳乐揉了揉眼,点点头。
苏沐橙递给他,他滴眼药水滴却滴在衣服上脸颊上反正没滴到正确地方。苏沐橙笑得不行,她抹了抹眼角不存在的眼泪。
“哎服你了,我来帮你。”苏沐橙站起来,张佳乐乖乖把眼药水给她。
闻到了她身上的味道,他闭了眼。
“你睁开眼睛啊!不然我怎么给你滴。”苏沐橙无奈。
“…哦。”张佳乐又睁开了,看见苏姑娘的头发碰到了自己的颈部,扑通扑通,不仅心在跳,脸也烫起来了。
“好啦,你脸怎么红了?不舒服吗?”苏沐橙滴好眼药水后盖上,发现张佳乐脸有些红。
张佳乐眨眨眼眨眨眼一边回复:“没事,最近有点上火。”说完自己笑了。
那小姑娘也一起笑了起来。
“苏沐橙…苏沐橙…”张佳乐苦笑,这可是比离冠军只有一步之遥更难过啊…

“沐姐姐。”方锐显然在外面哭了一场,才进来看的。
他想起苏沐橙每次面对他耍宝的时候,总是一脸无奈又好笑。
“点心大大。”
“到!”
还有上场前苏沐橙总会给他一个糖(每个队友都有发)是橙子味的,很好吃。
兴欣也还剩着糖,但是再不是那种味道了。
也再不会是那个一举一动就会牵动他心弦的女孩了。

黄少天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躺在里面的苏沐橙,神色暗淡。眼眶红的不像话,明明昨晚还和他聊天,明明昨晚才确定的关系。
“苏沐橙…哈。”黄少天声音已经哑了,带着哽咽,等楚云秀被扶走,他慢慢的走了过去,靠在了苏沐橙的棺材旁边。
“哎,苏妹子,不对,女朋友。你还说今天见,先不告诉告诉他们,让他们吓一跳的。我大概是第五赛季喜欢上你的,不过你总跟在叶修身边,虽然知道你和他十几年的关系,但是总会觉得有点碍眼嘛。”他哽咽,轻轻开口。
“昨天晚上我和你表白,我觉得其实不太可能,但我就是想试一试,联盟好多人都喜欢你啊你可是联盟女神,我压力挺大的,谁知道你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原来你也喜欢我啊,当时知道这消息我开心的要死。你问我我怎么喜欢上你的,我说不告诉你。哈哈哈毕竟太丢脸了嘛。那时候第五赛季有一次蓝雨和嘉世打比赛,赛后你和叶修说想去吃麻辣烫但是叶修有事我就被拉来带你去吃你记得吗?当时看见你笑,我就差点不知道接下来要干嘛,真的是…后来带你去吃麻辣烫,你怎么这么能吃辣啊…还点秋葵我都怀疑你和我存心过不去了。在美色的诱惑下,我就吃了点秋葵嘛,然后你笑得特别好看,让我那时候想起一句歌词,山明和水秀,不比你有看头。那时候我就发现,我栽了,十几年的芳心守不住了。”
“你前几天还和我说下次去h市带我去吃最近新开的特别好吃的东西。”
“但是,苏沐橙,你再也不会带我去了。”
黄少天眼泪就这样掉了下来,一句句哽咽。
他耳边似乎还是苏沐橙那句话。
“黄少天,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
可惜没有人回应了。

【黄沐】人若有知配百年

黄沐向。
有私设。
ooc。
题目是山歌里的一句。
吃的开心。

姑娘的点文 @道旁西风

微博最近很热闹。占领头条的是这样一则消息。
“苏沐橙与黄少天结婚。”

各职业选手纷纷转发并且要求与黄少天竞技场。
热度持续不下。

下面评论纷纷。
ade:
“女神和男神在一起了真的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
爱吃冷cp的啾:
“每次看黄沐互动都so甜!自从他俩交往以后,黄少一直明目张胆护着沐橙,十二赛季女神差一步,得了亚军,黑粉各种黑兴欣和女神,黄少那天晚上连夜赶去陪女神,而且还在微博上力挺女神。黄少自己都说过那时候他因为十五赛季自己的错误导致蓝雨止步冠军,女神陪他去山上看星星和月亮结果她自己被咬了一腿的包。”
桜:
“黄少每次提起沐橙,就笑得像个太阳一样,一定要祝福!!!”

各种祝福的评论层出不穷,让人对这次的婚礼也多了几分期待。

2.18
荣耀广播电视台全程直播,收看人数超过五百万。

苏沐橙穿着火红的嫁衣,披着红盖头。袖口边绣着三只桃花,被叶修牵着,步步生莲,走向了新郎。

黄少天嘴角眉梢都是藏不住的笑意,望着那缓缓而来的佳人【没错完全无视了某个人】想起苏沐橙与他相遇的一点一滴,她的一颦一笑。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柔指关,他黄少天就这样栽在苏沐橙手上了。

叶修将苏沐橙的手放到了黄少天的手上,开口。
“你得好好照顾沐橙啊,不然娘家人可饶不了你的啊。虽然不是我亲妹妹,可是也是我看着陪着惯着长大的,我和她哥都不舍得她受委屈的。”

“遵命大舅子!”黄少天很认真的应了,手掀开心爱的姑娘的盖头。

真好看啊…黄少天想。

那心爱的姑娘,脸色微红,眉眼温柔,是三月里绽开的那只最美的桃花,她就这样瞅着黄少天,三分温柔七分欢喜。

变成烙在他心上的桃花,抹不去。

“咳。”苏沐橙轻咳一声,大家都笑了。
黄少天脸一红,才发现自己刚刚看呆了。
重复默念几句这不是我的错是媳妇长的太好看了。

当侍者送来戒指,是世邀赛的冠军戒指。
那是他们俩第一次,真正的并肩作战。
黄少天将戒指套进苏沐橙的无名指,那手指纤长,被衬得十分好看。
苏沐橙也取过另一枚戒指,套上了黄少天的无名指。
她笑了,眉目间藏着是数不尽的欢喜,对面站着的,是她要共度一生的人。

黄少天搂了苏沐橙的腰,对她说。
“黄太太。”
“苏先生。”苏沐橙应了一句。

“我想,喜欢你是最好的事情。”黄少天笑容灿烂,看着苏沐橙,一字一句地说着。

“真巧,我也是。”苏沐橙莞尔一笑。

黄少天低了头,吻住了苏沐橙。

叶修一身汉服看着那两携手的人,对着身边的叶秋说:“当那话唠满世界抢boss时我要知道他看上了沐橙我不揍得他满地找牙。赶紧让他滚。”

屏幕上打出了这样一句话。
“荣耀与你,始终是最重要的事情。”

他们看了,相视一笑。紧紧抓住对方的手,手上的冠军的戒指,正闪闪发光。

黄少天想起那时候和她一起去乌水那边的时候听见的山歌,怎么唱来着。
苏沐橙轻轻在他耳边说。
“人若有知配百年。”

是的,人若有知配百年。




龙套评论由爱啾樱花的AD钙提供 @Ade  @桜

三年【下】

古风向
黄沐
有私设。
前文走首页。
谢谢观看♡

苏沐橙醒来时,发现自己在桌子上睡着了,还被披了一件衣服。
“阿绫。”她喊。
“哎,姑娘醒了。我正准备叫姑娘呢。”阿绫推开门,站在苏沐橙身后准备给她梳头。
“像以前那样就好。贺礼准备好了吗?”苏沐橙问。
“姑娘安排的事,阿绫有没做好过吗?”阿绫笑。
“这倒是,方锐呢?”
“方公子在下面等着姑娘呢。好啦,姑娘满意不满意。”阿绫放下梳子问。
“自然是满意的。”

“沐姐姐。”方锐站在门内,拿着几个花生仁扔嘴里吃,看见苏沐橙立刻一个端雅,不知道的还以为活生生是个儒雅的公子。
“走啦。”苏沐橙敲了敲方锐的头,她还不知道自家副阁主的耍宝,眨着一双真诚的大眼睛,一本正经的捉弄人。
“遵命!”方锐走在前面,马车已经来了。
苏沐橙上车之后,方锐也随着上了车。
“阿锐,今晚估计多少人到场?”苏沐橙低头看着书。
“霸图轮回微草百花基本上该来的都来了,魏老现在在蓝雨。说是找自家徒弟去了。”
“如今,我们边境如何?”
“有唐柔包子守着,沐姐姐有什么好担心的。”
“倒也是。”
“姑娘,公子。到了。”阿绫将帘子挽了起来。
“下车吧。”

“苏阁主,方阁主。”喻文州站在门口,看见她们,走了过来,跟在身后的还有黄少天。
“喻公子,这是一点薄礼。”苏沐橙勾了唇,示意阿绫将贺礼送上。
“那就谢过苏姑娘了。少天,麻烦你带她们去客厅。”喻文州让身后小厮接过,道了谢。
“沐姐姐,魏老让我去找他,等开宴了我再寻你。”方锐说。
“嗯好,那你别误了时辰。”苏沐橙点头,便随着黄少天走了。

“你不是说不来了吗?”黄少天偏头问。
“与你何干?”苏沐橙挑了眉。
“哎你这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口是心非肯定也有我的原因。”黄少天一边说一边观察苏沐橙的表情。
苏沐橙没有再理他,只是偶尔和身后的阿绫说几句。
黄少天也无可奈何,人家铁了心不理你你有什么办法?

黄少天送她到了客厅无所事事之后,去后院挖了坛酒出来。
然后…

苏沐橙一脸懵。
看见了一个蓝衣公子突然抱住了自己,还带着一大股桃花酒的味道。
“苏沐橙你这个坏女人,明明本剑圣那么喜欢你的。”黄少天抱住坐在椅子上正在和别人说话的苏沐橙,好看的眉眼皱着,一副委屈的不行的样子。
“黄少天你放手啊…”苏沐橙看着周围人看着他俩,脸一红就要挣脱黄少天。
奈何抱得太紧,她只能轻声细语的说。
“黄少天,你把我弄疼了。我们出去说好不好。”
“好。”
黄少天拉着苏沐橙就往外面走,还对着苏沐橙旁边的周泽楷和方锐哼了一声。
“黄少天。你到底要干什么。”苏沐橙到了外面,甩开了他牵着的手。

黄少天有些委屈,却突然又笑了起来,带着些孩子气。

“苏妹子,我一直都喜欢你啊。无论是从以前到现在,你以前说你的惊鸿舞因为我在才我回来的时候你肯定也知道我回来了所以你才会跳的对不对说明你还是喜欢我的啊。”黄少天盯着苏沐橙,眼中倒映着的只有苏沐橙。
“我在边境的时候经常听见你的名字,过往的行人都在说着苏沐橙,晚上我守夜的时候,就会看着那满天的繁星和大漠上的月亮,可好看了,不和这城里的一样,我那时候想我要是能活着回来见你我就带你去看。”
“你头上的木簪我看见了都有点旧了,你一定很喜欢吧,那时候我去学的时候长安街口那个老师傅总是调侃我,说我一个大男子家家的弄这些弄得手成这个样子。”
“这是我那天又去做了一个,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收,但是我带了过来。”
“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了。”
“所以,你可不可以再喜欢我一次啊。”
苏沐橙看着黄少天,他从怀里掏出那个木簪,笑容真挚,划过眼中,惊起涟漪。

她想起那日喻文州找到她,给她说了那样一段话。

“你难道没有发现,兴欣这三年在边境发展的这么快不太正常吗?而且,一年前我找到少天的时候,他满身是伤,他还在叫你。”
苏沐橙咬了唇,看着他,突而释怀,眼泪打湿了下裙。
她接过黄少天的木簪,轻轻说。
“傻子。”
大概是桃花酒太香了。她想。
眼中含着泪,却又笑了起来。
“没有下一次了。”

三月后。

“听说了吗,兴欣阁主苏沐橙和蓝雨副阁主定亲了!”
“天…”
“据说那天蓝雨请宴的时候,黄少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抱住了苏沐橙…”

……

苏沐橙站在城门外,替黄少天将衣服整理好。
“此去边境,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可一定要回来。”
“遵命夫人。”黄少天眉眼温柔,揉了把苏沐橙的脑袋,然后上了马。
苏沐橙眉眼弯弯,目送着他离开自己的视线,那打马而去的蓝衣少年,是苏沐橙的心上人。

很多年后。

“那无边的沙漠啊,带走了我的心上人。但是它没有告诉我,什么时候,才能把我的心上人还回来。”
苏沐橙远眺着远方,抚着木簪。
身后的阿绫已经是妇人。

她突然想起黄少天临走前说的话。
“沐橙,等我回来,就娶你。”
她笑了,眼中泛着泪。







文笔不好写的很糟糕感谢你愿意看。

三年【上】

三年

古风向
黄沐

“姑娘,听说黄少也来了。”一个丫鬟模样的人站在女子身后,轻轻开口。

那女子放下了眉笔,转过头来。
她眉目间画尽了山明水黛,朱唇微抿,头上简单插了一只木簪,一身红衣。
看见的人都不得不称一句“人间好颜色”

“来了便来了。阿绫,你也陪了我许多年了。我虽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但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苏沐橙站起来,看着阿绫,开口。
“姑娘。”
“时辰快到了。走罢。”苏沐橙淡淡道。

阿绫无奈,引着苏沐橙,推开了门。

台下一片沸腾。
“啧啧啧,今天来了多少人啊。”
“蓝雨的轮回的就连微草和霸图的都来了。都在那楼上。”
“那可不,也不想想苏沐橙是谁。”

  ……

楼上阁内。
众人的谈话声很轻易就被这些人听见。
郑轩摇着纸扇,开口。
“这苏沐橙,可是艳名在外。兴欣能发展成现在这样,她的功劳可不小,且才貌双全,精通音律,传言一曲便是招了人的魂。舞蹈也极出色,也不知道为什么,三年前到现在,却也没有再跳过那惊鸿舞。”

“倒是可惜了,想当年一舞动京城。不知少天是否看过?”喻文州看着站在窗边的黄少天。

“哈,看过的。苏沐橙…”黄少天笑,看着舞台那窈窕的身影,她,就仅仅是站在那里,一个眼神,周围便热闹起来了。
他想,苏沐橙一定也得到消息,说他回来了。

“今日,听闻故人归来。便为大家舞一惊鸿吧。”苏沐橙微微欠身,红唇轻启,引得周围人叫好。

“今日可以看沐姐姐的惊鸿舞,可真是幸运啊。”方锐笑,还吹了个口哨。
苏沐橙注意到他,朝他笑了笑。

“是兴欣的方锐。”喻文州说,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看着,只觉笑容格外刺眼,握紧了手,突然又松开,看着下面开始舞动的倩影。
突然忆起五年前。

那是苏沐橙第一次上台。
她眼尖,一眼便看见了那个蓝衣少年。
朝他笑了,音乐一开始,那红衣女子便在那台上动了起来。
水袖一挥,传来阵阵铃音。
好美…那女子宛如在水上轻轻起舞,点起圈圈涟漪,。
众人都屏住了呼吸,害怕扰乱这一幅画面。
直到一曲终了,周围才开始喧闹起来。
无一不是夸赞苏沐橙。
黄少天想,宁不知倾国与倾城。

当黄少天到院子里时,苏沐橙已经在了。

“舞的不错啊,苏妹子。”黄少天倚在树边,看着走出来的苏沐橙。
心中接了一句,何止是不错,都不知道招了多少蝶。
“哼哼,我厉害吧。”苏沐橙眉眼弯弯,笑眯眯的走近他。
“厉害厉害。你看你舞的,满头都是汗啊。”黄少天从怀里找出帕子就给她擦汗。
苏沐橙愣愣的,突然脸色羞红,捏住黄少天耳朵。

“你!都说了男女授受不亲!”

“哎,小姑奶奶,我错了我错了行吧。疼疼疼!”黄少天笑容一滞,连忙求饶。

苏沐橙看见黄少天耳朵上红了一块连忙松手,又不知所措。

黄少天用手揉揉自己的耳朵,朝她灿烂一笑。
“不疼了一点都不疼了。”
“傻子。以后,只要你在,我便为你跳这舞好不好?”
“好啊。”

那时候的黄少天和苏沐橙啊。
红衣配着蓝衣。
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黄少天发完了呆,舞也已经跳完了。急急忙忙对着喻文州打了个哈哈,就走了出去。
“黄少这是赶着投胎啊。”
“谁知道呢?”喻文州眯了眯眼。

黄少天急急忙忙走进依然如旧的院子,看见那个站在在桃花树下的正欲折花的人,却突然紧张起来。

“苏沐橙。”他喊。

“黄少。”苏沐橙站起,微微欠身。好看的眼眸中毫无波澜,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有些慌乱。他知道让苏沐橙原谅他有多难,但是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苏沐橙,他更希望苏沐橙能表达一些情绪即便是怨恨也好,而不是像这样,礼貌相待,找不出一丝的情感,疏离的和个陌生人一样。

“有事吗?黄少。”苏沐橙再一次开口。

“啊…我就是想问你最近好不好而已。”黄少天轻轻开口,想说的话都被苏沐橙堵了回去。

“挺好的啊,黄少不也是?这三年来蓝雨剑圣的名字可是传遍了的。”苏沐橙勾了唇。
“那今晚蓝雨的晚宴你会不会去?”。
“不知道。”苏沐橙低头,盯着自己的绣花鞋。

“那,苏沐橙你是准备要一直躲着我吗?”

许久之后,苏沐橙才抬头。眼眶微微泛红。
“我躲着你?黄少天,三年前你说的话莫不是都忘了?”她一字一句的说。

“我…”黄少天愣住,一瞬间,心中什么滋味都有,噎得他几乎说不出话了。

他俩就这样站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过了一会儿,苏沐橙开口了。
“如果黄少没有其它想问的,我还有事,恕不奉陪了。”苏沐橙欠身,一步一步走出了黄少天的视线。

事情,好像也没那么糟糕。黄少天突然觉得。

“阿绫,你且和方锐他说下午那批新招进来的人让他先去训训,我过几日再去。还有,告诉他,蓝雨的晚宴我和他一起去。”苏沐橙将自己头上的木簪取下,秀发散开,轻轻开口。
阿绫悄悄退了出去。
苏沐橙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恼自己刚刚的失态。
她又想起了很多事情。

初遇以及…结束。

六年前。
“哟,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啊。这么好看的小姑娘哭了可就不好看了。哎小姑娘我可不是坏人啊。谁欺负你了啊你和我说我去揍他一顿。”那倒挂在树上的蓝衣小少年,笑容灿烂,看着树下哭着的小女孩。

“你是谁啊…”苏沐橙止了泪,愣愣看着小少年。
“我叫黄少天,少年敢与天比狂的那个少天,黄是…”
“是村长阿婆家的那条大黄的黄吗…”
“啊喂你这样我就不帮你了啊。”黄少天从树上翻个跟头站在了苏沐橙的面前。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苏沐橙。”



“少天,怎么了。突然把我叫出来?”苏沐橙一脸诧异,看着在竹亭里的黄少天。
“我明日就走了。”
“你要去哪?怎么都没和我说过。”苏沐橙诧异,以前黄少天要出去都会和她说一声。
“没必要了,苏沐橙。我们还是就此别过吧。”
苏沐橙站在竹亭外,看不清黄少天的神色,月光映在两人之前,却格外明亮。
“什么意思?”
“你不会不明白的吧。”
良久之后,苏沐橙出了声,带着哽咽。
“黄少天,三年的陪伴到底算什么啊…那么苏沐橙又到底算什么?”
“抱歉。”
苏沐橙突然笑了起来,眼中带着泪,望着那个影子。
“此去经年,就此别过。同道殊途。”
苏沐橙转身便走。
她望见院子刚结果的桃子,一个个的可真讨喜。
突把木簪拔下,想要扔掉,却又紧紧握着木簪,木簪上是一朵木雕的桃花。
是黄少天在她生辰时送的。
她想起那时候,黄少天手上有一些伤口。
但他只是笑哈哈的,还让她戴上,让他看看好不好看。
然后,他摸了摸他自己的下巴,看了一会,眉眼灿烂,似春风,化了冬末的冰雪。

他说:“沐橙,你比山间桃花还美。”

她突然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可是,苏沐橙不知道。
黄少天站在屋顶上,看着她。眼中也盈了泪。

第二弹。

100粉了谢谢大家。

ooc属于我。

第二弹:周橙,乐橙。

周橙。

“泽楷泽楷,我在楼下,不知道是哪一栋。”苏沐橙在电话那头说。
“好,等我。”周泽楷声音干净,从电话里传出来,苏沐橙不经意勾唇。
周泽楷匆匆忙忙下楼,看见站在树影下的苏沐橙,眼神明亮了几分。
“辛苦了。”周泽楷一只手牵过苏沐橙,另一只手拿过她的行李,上了电梯。
“没事啊,话说你已经搬过来了?”苏沐橙有些好奇。
“嗯,上个星期。”周泽楷点头,和苏沐橙一起走出电梯。
周泽楷打开门,等苏沐橙进去。
“329。”苏沐橙指着门牌号。眉眼弯弯,看着周泽楷。
“我们的家。先进去。”周泽楷拉着她进了屋里。
“什么都弄好了,多久买的啊好像都没听你说过。”苏沐橙问。
“去年,爸妈买的…拦不住。”周泽楷放好行李,走出来。
苏沐橙踮脚轻轻一吻周泽楷的唇,周泽楷顺势搂着她的加深了这个吻。一吻点燃了干柴。周泽楷的手就开始不自觉的动了。
“晚上再说。”苏沐橙制止他的手,脸色微红,
眸中映着他。
“好。”周泽楷声音有些哑,应了一声,又吻了一会。

收拾好东西以后,周泽楷坐在沙发上,苏沐橙枕在他的腿上,睡着了。
周泽楷轻轻抓住她的一束头发,给她把打结的头发弄顺,神情温柔。他想起那时候她和他去见他的父母的时候,她坐在餐厅里一直在问她这样伯父伯母会不会不喜欢的紧张样子以及那天晚上叶修和他的谈话。
“沐橙是个很好的女孩,我知道你俩很相爱。她这个女孩子又特别死心眼,所以你一定得好好对她。她和我说遇见你可能真的是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
“嗯,我会的。一直。”

周泽楷拿起手机,给睡梦中的苏沐橙拍了照,发上了微博
周泽楷:
眼前人是心上人。@苏沐橙
附带图片。

轻声在她耳边说,是特有的方言。
“囡囡。该醒了。”




乐橙。

“张佳乐你说我上辈子攒了多少运气才遇见你诶。”苏沐橙弯了眸,听着刚开完会就给她打电话的张佳乐的声音。
“你就贫吧你,我在给你买你那天说想吃的那个甜点,好多人。”张佳乐这边很吵,看着前面排的超级长的队有些头疼。
“很多人的话就别买了。下次一起出去吃也可以的。”苏沐橙被逗笑了,笑声听的张佳乐归心似箭。
“都排了,没事的。我手机要没电了。”张佳乐心里苦。
“那,你要快点来接我回家哦,张佳乐先生。”苏沐橙说。
“你在家等我,记得别又在沙发上睡着了!”
“知道了。”

当张佳乐回到家时已经是八点多了,打开门。果不其然,自家媳妇又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悄悄咪咪地将鞋脱了走进屋里,把甜品放在桌上,从沙发另一头拿了一床毯子给她盖上。
他坐在苏沐橙身边,衣袖却突然被拉住。
张佳乐看着她,她睡的很香,可能是感觉到他回来,往他怀里蹭了蹭。
“乐乐…”一句无意识的话,张佳乐轻轻回应。
“我在。”他内心充满柔软,捏了捏苏沐橙的脸。
那个喜怒哀乐对他毫无保留,坚强的不行的小姑娘,是会陪他一生的人啊。
是的。
张佳乐的苏沐橙。
张佳乐拿出手机,拍了一张苏沐橙的睡颜。心中暗叹,真好看啊…
张佳乐:
果然攒了这么久的运气就是为了以后和你过一辈子。@苏沐橙
附带图片

“起床了,我的小公主。”

被偷拍的后果


all橙。ooc
有韩橙,黄沐。

建军大业太好看了吧呜呜呜

【韩橙】
“老韩老韩,你怎么来了。”苏沐橙穿着一件毛衣,急急忙忙跑下来。
“外面在下雪,你怎么穿着毛衣就跑出来。”韩文清眉头一皱,外套裹住她,霸图的外套很大,直接裹住了两个人。
“嘿嘿,老韩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来了。”苏沐橙踮脚,将他围巾长的部分给自己围上。
“我妈让你和我一起回家过年。先进屋去,别冻着了。到时候又是在我家只能吃着清汤寡水的东西。”韩文清放开她,拉住她的手,走进房里。
韩文清将绕在苏沐橙脖子上的围巾先解开,再解开自己的。
“机票是明天的,今晚我陪你,算提前在这里过年了。”他脱下外套,坐在沙发上。苏沐橙在韩文清脸上亲了一口,顺势摸了一下他的耳垂,果然红了一片。
“噗哈哈”苏沐橙笑得开心,韩文清将她抱进怀里,眼中是满满的宠溺,苏沐橙窝在他怀里,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在不停震动。韩文清手一伸,给她拿了过来,突然,自己的手机也疯狂震动起来。
微博消息99+
爱吃冷cp的啾:
天呐,老韩和我女神…@苏沐橙@韩文清
附带图片:
韩文清把苏沐橙裹在怀里。JPG

“沐橙,等你退役,我们就结婚吧。”韩文清下巴搁在她头上。心却在加速。
“好啊。”苏沐橙笑。
韩文清转发了微博:
等你退役我们就结婚。@苏沐橙
苏沐橙也跟着转发:
好♡

黄沐

“妈妈你还不起床啊,都太阳晒屁股了。今天要去看一帆叔叔他们的。”黄沐扯着被子,却被黄少天抱起。
“宜家乖,先去吃早饭吧。妈妈等下就起床。”把女儿抱出房间的黄少天轻轻关上了门。
“我说橙橙啊,你可是答应了今天要早点带宜家去看全明星的。”黄少天看着扒拉着被子的自家媳妇,眼神温柔,给她拢了拢碎发。
“都怪你!!!都说了不可以的。”苏沐橙眼神迷离,委屈极了。
“好好好,我的错我的错。起床啦。我的老婆大人。”黄少天在苏沐橙额头上轻轻印上一吻。
进来的黄沐表示,大早上的被自家父母秀了一脸。

全明星周赛

黄少天被请上了台,苏沐橙和黄沐在下面等着。
苏沐橙抱着自家女儿,指着台上的少天:“爸爸可厉害了是不是。”
“是啊,妈妈,可是我还是觉得小周叔叔更厉害。”

爱吃冷cp的啾:
“这次苏沐橙和黄少天也来了!!!持续发狗粮”
附带图片:
苏沐橙抱着一个小女孩和黄少天一起坐着。
微博评论炸了。
这个小小的女孩子,难道是他俩的女儿???
“呜呜呜,女神女儿太好看了吧呜呜呜…我现在生个儿子还来得及吗?!”
黄少天下来以后,抱过黄沐。
“刚刚爸爸厉害吧。”
“爸爸最厉害了!”黄沐在黄少天脸上吧唧一口。
苏沐橙也不揭穿自家女儿,看着他俩,眉眼温柔。
“橙橙,你还没有给我奖励呢。”黄少天也笑。
“多大个人了也不嫌丢人!”苏沐橙娇嗔他一眼。

“那就只好自己来了。”黄少天凑近她,
“啾。”
就算退役了,我还是机会主义者。黄少天笑容灿烂。
炸开了锅的微博

爱吃冷cp的啾:
亲上了!
附带图片
黄少天亲苏沐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