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冷cp的啾?

【爱啾樱花的AD钙奶】啾啾,梦想成为高产高质量的人!all橙偏爱黄沐一点点。爱橙护橙。你敢在我面前说苏沐橙不好我就一个巴掌了!

三年。

古风向
黄沐
有私设。

谢谢观看。

“姑娘,听说黄少也来了。”一个丫鬟模样的人站在女子身后,轻轻开口。

那女子放下了眉笔,转过头来。
她眉目间画尽了山明水黛,朱唇微抿,头上简单插了一只木簪,一身红衣。
看见的人都不得不称一句“人间好颜色”

“来了便来了。阿绫,你也陪了我许多年了。我虽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但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苏沐橙站起来,看着阿绫,开口。
“姑娘。”
“时辰快到了。走罢。”苏沐橙淡淡道。

阿绫无奈,引着苏沐橙,推开了门。

台下一片沸腾。
“啧啧啧,今天来了多少人啊。”
“蓝雨的轮回的就连微草和霸图的都来了。都在那楼上。”
“那可不,也不想想苏沐橙是谁。”

  ……

楼上阁内。
众人的谈话声很轻易就被这些人听见。
郑轩摇着纸扇,开口。
“这苏沐橙,可是艳名在外。兴欣能发展成现在这样,她的功劳可不小,且才貌双全,精通音律,传言一曲便是招了人的魂。舞蹈也极出色,也不知道为什么,三年前到现在,却也没有再跳过那惊鸿舞。”

“倒是可惜了,想当年一舞动京城。不知少天是否看过?”喻文州看着站在窗边的黄少天。

“哈,看过的。苏沐橙…”黄少天笑,看着舞台那窈窕的身影,她,就仅仅是站在那里,一个眼神,周围便热闹起来了。
他想,苏沐橙一定也得到消息,说他回来了。

“今日,听闻故人归来。便为大家舞一惊鸿吧。”苏沐橙微微欠身,红唇轻启,引得周围人叫好。

“今日可以看沐姐姐的惊鸿舞,可真是幸运啊。”方锐笑,还吹了个口哨。
苏沐橙注意到他,朝他笑了笑。

“是兴欣的方锐。”喻文州说,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看着,只觉笑容格外刺眼,握紧了手,突然又松开,看着下面开始舞动的倩影。
突然忆起五年前。

那是苏沐橙第一次上台。
她眼尖,一眼便看见了那个蓝衣少年。
朝他笑了,音乐一开始,那红衣女子便在那台上动了起来。
水袖一挥,传来阵阵铃音。
好美…那女子宛如在水上轻轻起舞,点起圈圈涟漪,。
众人都屏住了呼吸,害怕扰乱这一幅画面。
直到一曲终了,周围才开始喧闹起来。
无一不是夸赞苏沐橙。
黄少天想,宁不知倾国与倾城。

当黄少天到院子里时,苏沐橙已经在了。

“舞的不错啊,苏妹子。”黄少天倚在树边,看着走出来的苏沐橙。
心中接了一句,何止是不错,都不知道招了多少蝶。
“哼哼,我厉害吧。”苏沐橙眉眼弯弯,笑眯眯的走近他。
“厉害厉害。你看你舞的,满头都是汗啊。”黄少天从怀里找出帕子就给她擦汗。
苏沐橙愣愣的,突然脸色羞红,捏住黄少天耳朵。

“你!都说了男女授受不亲!”

“哎,小姑奶奶,我错了我错了行吧。疼疼疼!”黄少天笑容一滞,连忙求饶。

苏沐橙看见黄少天耳朵上红了一块连忙松手,又不知所措。

黄少天用手揉揉自己的耳朵,朝她灿烂一笑。
“不疼了一点都不疼了。”
“傻子。以后,只要你在,我便为你跳这舞好不好?”
“好啊。”

那时候的黄少天和苏沐橙啊。
红衣配着蓝衣。
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黄少天发完了呆,舞也已经跳完了。急急忙忙对着喻文州打了个哈哈,就走了出去。
“黄少这是赶着投胎啊。”
“谁知道呢?”喻文州眯了眯眼。

黄少天急急忙忙走进依然如旧的院子,看见那个站在在桃花树下的正欲折花的人,却突然紧张起来。

“苏沐橙。”他喊。

“黄少。”苏沐橙站起,微微欠身。好看的眼眸中毫无波澜,就这样静静的看着黄少天。
黄少天有些慌乱。他知道让苏沐橙原谅他有多难,但是他从未见过这样的苏沐橙,他更希望苏沐橙能表达一些情绪即便是怨恨也好,而不是像这样,礼貌相待,找不出一丝的情感,疏离的和个陌生人一样。

“有事吗?黄少。”苏沐橙再一次开口。

“啊…我就是想问你最近好不好而已。”黄少天轻轻开口,想说的话都被苏沐橙堵了回去。

“挺好的啊,黄少不也是?这三年来蓝雨剑圣的名字可是传遍了的。”苏沐橙勾了唇。
“那今晚蓝雨的晚宴你会不会去?”。
“不知道。”苏沐橙低头,盯着自己的绣花鞋。

“那,苏沐橙你是准备要一直躲着我吗?”

许久之后,苏沐橙才抬头。眼眶微微泛红。
“我躲着你?黄少天,三年前你说的话莫不是都忘了?”她一字一句的说。

“我…”黄少天愣住,一瞬间,心中什么滋味都有,噎得他几乎说不出话了。

他俩就这样站在这里。大眼瞪小眼。

过了一会儿,苏沐橙开口了。
“如果黄少没有其它想问的,我还有事,恕不奉陪了。”苏沐橙欠身,一步一步走出了黄少天的视线。

事情,好像也没那么糟糕。黄少天突然觉得。

“阿绫,你且和方锐他说下午那批新招进来的人让他先去训训,我过几日再去。还有,告诉他,蓝雨的晚宴我和他一起去。”苏沐橙将自己头上的木簪取下,秀发散开,轻轻开口。
阿绫悄悄退了出去。
苏沐橙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有些恼自己刚刚的失态。
她又想起了很多事情。

初遇以及…结束。

六年前。
“哟,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啊。这么好看的小姑娘哭了可就不好看了。哎小姑娘我可不是坏人啊。谁欺负你了啊你和我说我去揍他一顿。”那倒挂在树上的蓝衣小少年,笑容灿烂,看着树下哭着的小女孩。

“你是谁啊…”苏沐橙止了泪,愣愣看着小少年。
“我叫黄少天,少年敢与天比狂的那个少天,黄是…”
“是村长阿婆家的那条大黄的黄吗…”
“啊喂你这样我就不帮你了啊。”黄少天从树上翻个跟头站在了苏沐橙的面前。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苏沐橙。”

“少天,怎么了。突然把我叫出来?”苏沐橙一脸诧异,看着在竹亭里的黄少天。
“我明日就走了。”
“你要去哪?怎么都没和我说过。”苏沐橙诧异,以前黄少天要出去都会和她说一声。
“没必要了,苏沐橙。我们还是就此别过吧。”
苏沐橙站在竹亭外,看不清黄少天的神色,月光映在两人之前,却格外明亮。
“什么意思?”
“你不会不明白的吧。”
良久之后,苏沐橙出了声。
“黄少天,三年的陪伴到底算什么啊…苏沐橙又到底算什么?”
“抱歉。”
苏沐橙突然笑了起来,眼中带着泪,望着那个影子。
“此去经年,就此别过。同道殊途。”
苏沐橙转身便走。
她望见院子刚结果的桃子,一个个的可真讨喜。
突把木簪拔下,想要扔掉,却又紧紧握着木簪,木簪上是一朵木雕的桃花。
是黄少天在她生辰时送的。
她想起那时候,黄少天手上有一些伤口。
但他只是笑哈哈的,还让她戴上,让他看看好不好看。
然后,他摸了摸他自己的下巴,看了一会,眉眼灿烂,似春风,化了冬末的冰雪。

他说:“沐橙,你比山间桃花还美。”

她突然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可是,苏沐橙不知道。
黄少天站在屋顶上,看着她。眼中也盈了泪。

苏沐橙醒来时,发现自己在桌子上睡着了,还被披了一件衣服。
“阿绫。”她喊。
“哎,姑娘醒了。我正准备叫姑娘呢。”阿绫推开门,站在苏沐橙身后准备给她梳头。
“像以前那样就好。贺礼准备好了吗?”苏沐橙问。
“姑娘安排的事,阿绫有没做好过吗?”阿绫笑。
“这倒是,方锐呢?”
“方公子在下面等着姑娘呢。好啦,姑娘满意不满意。”阿绫放下梳子问。
“自然是满意的。”

“沐姐姐。”方锐站在门内,拿着几个花生仁扔嘴里吃,看见苏沐橙立刻一个端雅,不知道的还以为活生生是个儒雅的公子。
“走啦。”苏沐橙敲了敲方锐的头,她还不知道自家副阁主的耍宝,眨着一双真诚的大眼睛,一本正经的捉弄人。
“遵命!”方锐走在前面,马车已经来了。
苏沐橙上车之后,方锐也随着上了车。
“阿锐,今晚估计多少人到场?”苏沐橙低头看着书。
“霸图轮回微草百花基本上该来的都来了,魏老现在在蓝雨。说是找自家徒弟去了。”
“如今,我们边境如何?”
“有唐柔包子守着,沐姐姐有什么好担心的。”
“倒也是。”
“姑娘,公子。到了。”阿绫将帘子挽了起来。
“下车吧。”

“苏阁主,方阁主。”喻文州站在门口,看见她们,走了过来,跟在身后的还有黄少天。
“喻公子,这是一点薄礼。”苏沐橙勾了唇,示意阿绫将贺礼送上。
“那就谢过苏姑娘了。少天,麻烦你带她们去客厅。”喻文州让身后小厮接过,道了谢。
“沐姐姐,魏老让我去找他,等开宴了我再寻你。”方锐说。
“嗯好,那你别误了时辰。”苏沐橙点头,便随着黄少天走了。

“你不是说不来了吗?”黄少天偏头问。
“与你何干?”苏沐橙挑了眉。
“哎你这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口是心非肯定也有我的原因。”黄少天一边说一边观察苏沐橙的表情。
苏沐橙没有再理他,只是偶尔和身后的阿绫说几句。
黄少天也无可奈何,人家铁了心不理你你有什么办法?

黄少天送她到了客厅无所事事之后,去后院挖了坛酒出来。
然后…

苏沐橙一脸懵。
看见了一个蓝衣公子突然抱住了自己,还带着一大股桃花酒的味道。
“苏沐橙你这个坏女人,明明本剑圣那么喜欢你的。”黄少天抱住坐在椅子上正在和别人说话的苏沐橙,好看的眉眼皱着,一副委屈的不行的样子。
“黄少天你放手啊…”苏沐橙看着周围人看着他俩,脸一红就要挣脱黄少天。
奈何抱得太紧,她只能轻声细语的说。
“黄少天,你把我弄疼了。我们出去说好不好。”
“好。”
黄少天拉着苏沐橙就往外面走,还对着苏沐橙旁边的周泽楷和方锐哼了一声。
“黄少天。你到底要干什么。”苏沐橙到了外面,甩开了他牵着的手。

黄少天有些委屈,却突然又笑了起来,带着些孩子气。

“苏妹子,我一直都喜欢你啊。无论是从以前到现在,你以前说你的惊鸿舞因为我在才我回来的时候你肯定也知道我回来了所以你才会跳的对不对说明你还是喜欢我的啊。”黄少天盯着苏沐橙,眼中倒映着的只有苏沐橙。
“我在边境的时候经常听见你的名字,过往的行人都在说着苏沐橙,晚上我守夜的时候,就会看着那满天的繁星和大漠上的月亮,可好看了,不和这城里的一样,我那时候想我要是能活着回来见你我就带你去看。”
“你头上的木簪我看见了都有点旧了,你一定很喜欢吧,那时候我去学的时候长安街口那个老师傅总是调侃我,说我一个大男子家家的弄这些弄得手成这个样子。”
“这是我那天又去做了一个,我也不知道你会不会收,但是我带了过来。”
“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再像上次那样了。”
“所以,你可不可以再喜欢我一次啊。”
苏沐橙看着黄少天,他从怀里掏出那个木簪,笑容真挚,划过眼中,惊起涟漪。

她想起那日喻文州找到她,给她说了那样一段话。

“你难道没有发现,兴欣这三年在边境发展的这么快不太正常吗?而且,一年前我找到少天的时候,他满身是伤,他还在叫你。”
苏沐橙咬了唇,看着他,突而释怀,眼泪打湿了下裙。
她接过黄少天的木簪,轻轻说。
“傻子。”
大概是桃花酒太香了。她想。
眼中含着泪,却又笑了起来。
“没有下一次了。”

三月后。

“听说了吗,兴欣阁主苏沐橙和蓝雨副阁主定亲了!”
“天…”
“据说那天蓝雨请宴的时候,黄少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抱住了苏沐橙…”

……

苏沐橙站在城门外,替黄少天将衣服整理好。
“此去边境,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可一定要回来。”
“遵命夫人。”黄少天眉眼温柔,揉了把苏沐橙的脑袋,然后上了马。
苏沐橙眉眼弯弯,目送着他离开自己的视线,那打马而去的蓝衣少年,是苏沐橙的心上人。

很多年后。

“那无边的沙漠啊,带走了我的心上人。但是它没有告诉我,什么时候,才能把我的心上人还回来。”
苏沐橙远眺着远方,抚着木簪。
身后的阿绫已经是妇人。

她突然想起黄少天临走前说的话。
“沐橙,等我回来,就娶你。”
她笑了,眼中泛着泪。



文笔不好写的很糟糕感谢你愿意看。

评论(1)

热度(17)